资讯中心

为何中国天然气储量号称全球第一,但国内供需缺口高达 1100 亿方?

2019-05-08

国际能源署(IEA)曾在 2017 年乐观地预测中国天然气产量将从 2016 年的 1400 亿方,增加到 2040 年的 3400 亿方。在此期间,天然气在中国主要能源结构中的份额将从不到 6% 上升至 12% 以上。

然而始自 2017 年的全国煤改气政策极大的加快了天然气消费。

今年 4 月,包括华润燃气、港华燃气、新奥能源等在内的地方燃气公司发布年报,显示 2018 年天然气销量均呈两位数增长,平均增幅在 20% 左右。统计局的数据则显示全中国天然气消费量达 2803 亿立方米,同比增长 18%,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近 8%,实现超预期增长。

需求陡增凸显了供应端的捉襟见肘。部分地区需求增速超过基础设施建设增速,天然气产销缺口也被拉大了。

仅 2017 年国内天然气产销缺口达到 1099 亿立方米、增速 27.9%,远高于 2008 年至 2017 年间 15.5% 的平均增速。

自那之后,中国明显加大、加快在天然气领域的投资。它们一边增加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一边寻找新的气源 —— 还开辟了海上北极航线,从俄罗斯北极圈气田运气回国。

2014 年,三井和中远宣布为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建造三艘破冰 LNG(液化天然气) 运输船。2017 年年底,第一艘船交付。几乎在相同时刻,亚马尔天然气项目启用。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穿越北极圈来到中国。2018 年,为了提高运输效率,俄罗斯到中国的北极航线通航,省了 20 天、1.4 万公里。

新兴气种页岩气开采难度大、投资高,探明率只有 4.79%

页岩气是三大非常规天然气之一。中国的页岩气可采资源量达 21.8 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一。假如以去年全年的消费量来计算,全部开采出来可供中国 78 年的用气需求。

但目前,中国的页岩气探明率仅为 4。79%。

2017 年,中国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投资了 837 亿美元,比该州的 GDP 总量都要多。这笔钱将用来在当地开发页岩气资源。

现在,这笔投资前途未卜。合同敲定后不久,中美贸易关系就陷入困局。最新消息停留在 2018 年 8 月——时任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曾代表该集团与西弗吉尼亚州签署页岩气开发协议的凌文称,合作仍在推进,并对两国贸易关系做出了积极预测。

但后面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本月,特朗普威胁要对中国商品征收更多惩罚性关税,而曾作出积极承诺的凌文已经在一个月前卸任国家能源集团职务,转任山东省副省长了。

美国、加拿大和中国是仅有的三个以商业数量生产页岩气的国家,前两者是唯独的两个页岩气能够在天然气供应结构中占重要组成部分的国家。

中国占据着世界上最大的页岩气资源,但是目前只能开发出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因为页岩气本身已经很难开发,而在中国更难。

页岩气贮存于富有机质泥页岩及其夹层中,成分以甲烷为主。开发页岩气的最大限制因素就是技术达不到,在水平井和水力压裂技术成熟之前页岩气的日开采量十分有限而且衰减极快。最重要的是前期投入高,成本回收周期长。

中国的页岩气储量普遍埋藏较深,且多在山区,大规模作业难以开展,勘探开发存在更大难度。2011 和 2012 年,原国土资源部先后举办两次探矿权出让招标,其中第二次的 20 个招标区块吸引了 83 家企业参与。

但随后因国际油价下滑,中小企业对页岩气的热情大为下降。第三次页岩气招标也一拖再拖,直到 2017 年才举行。此前拿到页岩气探矿权的企业,不少也因资金需求过大、前景不明,“圈而不探”。2014 年,时任中国石化副总裁王志刚称“我们找页岩气花了 20 多亿”。

中国政府正在通过更多的财政补贴和税收优惠鼓励它们加入进来。2013 年 10 月,国家能源局公布《页岩气产业政策》,明确国家将按页岩气开发利用量,对页岩气生产企业直接给予财政补贴。2012 年至 2015 年的中央财政补贴标准为 0.4元/立方米,这一幅度比煤层气补贴标准高出 1 倍。“十三五”期间,页岩气补贴标准调整为前三年 0.3 元/立方米、后两年 0.2 元/立方米。

同时,页岩气开采企业还享有减免矿产资源补偿费、矿权使用费等政策。从 2018 年 4 月 1 日起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对页岩气资源税(按 6% 的规定税率)减征 30%。

国家能源局数据称,2018 年,页岩气等非常规气产量占到了国内天然气产量的 14.2% 左右。

中国储气能力不足,只有 12% 的天然气来自于地下储气库

中国天然气消费结构是以民用取暖用气为主,这使中国在居民用气紧张时无法像电力那样,减少工业用电以保民生。

因而天然气储备和调峰设施就显得十分重要。

中国天然气调峰方式包括地下储气库调峰、气田放大压差调峰、LNG 调峰和进口管道气调峰。其中,放大压差式的气田调峰可能对气田造成伤害,LNG 调峰成本较高,进口管道气存在无序下载和违约风险,地下储气库是最为理想的调峰方式。

国际上也是如此。目前全球共有 715 座地下储气库,其中 66% 的地下储气库工作气量分布在欧美国家。美国储气库工作气量占全年消费量的 17%,欧盟为 25%,国际平均水平为 17.7%。

而中国 2017 年仅占 4.7%,2018 年甚至还下滑到了 3.3%。如同管道一样,它们被掌握在巨头手中。中国石油拥有 23 座,中国石化拥有 2 座。

截至 2018 年上半年,中国建成地下储气库 25 座,其中 24 座分布在长江以北地区。总储气规模达 400 亿立方米,天然气调峰量为 100 亿立方米。

但是这远远不够。在 2017 年供暖季,中国石油储气库采出调峰量 74。1 亿立方米,与 2013 年相比增长 236%,但与既定目标 120 亿立方米(消费量 1210 亿立方米的 10%)相比,差距较大。

根据国际天然气联盟(IGU)测算,一旦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 30%,则本国消费量的 12% 应该来自于地下储气库。而中国目前仅有 3。3%。同样是天然气进口大国的德国和意大利,则分别是 25%和 33%。

为了提升储气能力,中国政府给所有供气企业下了硬性指标。

2018 年 4 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加快储气设施建设和完善储气调峰辅助服务市场机制的意见》,其中规定:到 2020 年,供气企业要拥有不低于合同年销售量 10% 的储气能力。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至少形成不低于保障本行政区域日均 3 天需求量的储气能力。城镇燃气企业形成不低于其年用气量 5% 的储气能力。

不过,整个 2018 年,仅有一家储气库建成投产,该储气库隶属于港华燃气公司,位于江苏常州金坛,储气量近 1.5 亿立方米,工作气量逾 8800 万立方米,日供气量达 500 万立方米。

建设赶不上消费,这也是去年中国储气库工作气量占消费量从 4.7% 降到 3.3% 的原因。

据预测,2020 年,中国石油调峰需求接近 208 亿立方米,与现有水平仍存在 130 多亿立方米的缺口。要达到这个目标仍然太难。

中国油气管道建设速度落后于消费增长速度

天然气在中国是一个垄断程度非常高的市场。

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家公司垄断了中国天然气长距离输送管道市场 80% 以上的市场份额。如果综合石油和天然气管道运输,三家公司垄断了 98% 的市场份额。

垄断+巨额投资使得各企业建成的管网基本相互独立,只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这三大核心经济区实现部分联通。同时,也使除现有三大石化央企之外的供气主体难以进入国内天然气市场。

今年 3 月,国务院宣布一家新的国有控股油气管网公司,接管“三桶油”的管道网络。申万宏源证券评论认为,成立独立管网公司,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部分上述问题,也能让石油企业不再统管能源勘察、开采、储运和销售,资本支出可以更集中在勘探以及提升产量上。

目前,中国天然气干线管道总里程为 7。6 万公里。2011 年以来,常规气管道建成投产了西气东输二线东段、中亚天然气进口管道 C 段、西气东输三线和中缅天然气管道等。

但是这个速度不仅慢于油气消费增长速度,也慢于国务院对管网里程的建设规划。到今天,中国还有大约有 20% 地级行政单位和 30% 的县级行政单位没有接入管道天然气。

按照《中长期油气管网规划》所述,中国在 2020 年和 2025 年需要建成 10.4 万和 16.3 万公里天然气管网,换算下来十年年均增长 9.8%。

但以 2018 年末的 7.6 万公里来计算,最近三年只平均增长了 5.8%。

国金证券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天然气干线管道密度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如果看管线长度和国家面积比重,截至 2017 年年底,中国天然气干线管道密度为 7.3 米/平方公里,约为美国的 1/6、法国的 1/10 和德国的 1/15。

上一篇:近期国内油气发现的五点启示
下一篇:国家再次推动!全面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
皇家赌场送彩金 下载就送彩金的平台 送彩金扎金花 澳客彩票 送彩金的棋牌app糖果派对 永利高网上注册送彩金 送彩金信誉娱乐平台 澳客彩票 娱乐平台加微信送彩金 免费送彩金28元